阿那亚节气风物志 | 相逢红蓼秋分里

摘要: 秋分的红蓼和白露的芦花,平分海边秋色。

12-13 05:12 首页 阿那亚


秋分是节令中的“四至”之一,也是最具标志性的秋日节气了。这一天,既是昼夜平分之时,也是九十日秋的中半。

此时的阿那亚,也呈现出两种不同的风景。

半是海边霜天洁净、蓝得透彻,一半是湿地草黄叶红、五彩斑斓。四季之中,也唯有秋,如此变幻纷扰,如此况味独特。

在碱蓬燎原、蒲苇飘韧之后,继而登上阿那亚风物志的,是在诗词歌赋中走南闯北,活色生香的红蓼。

红蓼属蓼科,是一年生草本植物。蓼字从翏,翏的本义是形容鸟高飞,所以蓼这种植物都是高扬的样貌。

蓼有很多种,常见的有红蓼、水蓼、酸模叶蓼等。这类植物遍生南北,对土质一点都不挑剔,虽是房前屋后的野草,但红色的“狗尾花”开时惊天动地,是几千年来古代文人眼里的风景。

文艺皇帝宋徽宗的《红蓼白鹅图》是历史上最著名的红蓼写真。优雅的白鹅长颈向后,羽翅安详稳在岸边,滩涂一枝红蓼,高擎花穗,亦是安静地垂下,叶子已经有些枯萎而卷曲,此时,恐秋已深。


从泛黄的绢帛到海边的湿地,一茎蓼花就这样不知不觉穿越了千年,将超越物质,抵达精神的生活方式呈现在我们面前。

而这恰好和阿那亚对美好生活的解读异曲同工。当我们回归到一种有灵性的本真生活,才能从自然的韵律之中看到人生之美。

红蓼最迷人的一点是它的花期很长,从夏到秋,粉红色的花穗拥簇如谷。遇风,蓼花便轻轻左右招摇;逢雨,水珠在花簇上密织成雾,加之蓼叶扶疏,茎秆细长错落,的确符合传统文化含蓄和简约的意味。

于是,不仅明媚在画里,红蓼也芬芳在一首首古诗词中,“秋波红蓼水,夕照青芜岸。”在白居易的眼里,若没有红蓼,秋天的水面便没了神采。“老作渔翁犹喜事,数枝红蓼醉清秋。”遍赏名花的陆游,老来,反而觉得几枝普普通通的红蓼,更能令他陶醉。


而我们与红蓼结缘更多在日常的坐卧起居间。红蓼汁液辛辣,晒干后可以驱赶蚊蝇,这是最传统的用途,只是气味太过辛辣,时间长了人都受不了,所以渐渐被舍弃了。

这种辛辣的特色还可用于烹饪。红蓼和葱、蒜、韭、芥,并称“五辛”,《礼记》中记载,春秋时代人们烹制鸡豚鱼鳖都要“实蓼”,就是将蓼叶填塞在肉里。其中还有一句话,“脍,春用葱,秋用芥。豚,春用韭,秋用蓼”。


除了烹煮猪肉,秋分的红蓼还有一番适时的生活趣味在其中。这个节气的柿子虽已长成却还青涩,贪吃小孩着急但无法入口。这时候,母亲们有奇妙法门,她们把缸里铺上蓼叶,捡青柿子放进去,再捂上蓼叶,盖严实。

过些时日,打开缸盖,经过蓼叶熏陶的青柿子虽然外皮青亮,但肉变成了橘红色,脆生甘甜。这样纯天然又神秘的小偏方,让人们对自然的感恩成为源自心底的真实情感。


文学艺术中的雅与生活的俗,像两条潺潺的江河,在红蓼身上神奇地合二为一。而茎、叶、花入诗入画,又可入食入药的红蓼,也成为日常之美与实用之光最和谐的统一。

草木关情,无论在古典诗词中代表着寂寞清秋的红蓼,还是花语被解读为“依赖”的红蓼,似乎都不及记忆中家乡房前屋后、还有此时正在我们身边蓬勃绽放的红蓼。

最美的花,总是灼灼闪耀在回忆深处,用不褪色的灿烂,铺就一条关于安放和回归的心路。





回复以下关键词查看对应内容:

阿那亚 | 三期 | 人文之海 | 四季之美 | 夏 | 秋 | 冬 | 九州会 | 地中海 | 图书馆 | 阿那亚礼堂 | 人文 | 产品 | 骑马 | 观鸟 | 高尔夫 | 跑步 | 摄影 | 生态农场 | 滑雪 | 匠心 | 日出 | 会议 | 家史计划 | 慈善公益 | 春季节气菜 |



首页 - 阿那亚 的更多文章: